秋风习习送走了酷热的夏季,为人们带来了久违的清爽,但这也是“凛冬将至”的信号。

所有人都希望留住这个丰收的季节,不过暮去朝来却无法阻挡。新旧交替是自然规律,而历史经验告诉我们,胜败兴衰、得失荣枯却往往发生在两个时代的“交接点”。

每一次改朝换代,都是人心最为动荡的时刻。人们一方面期许着“新帅”能创造更加光明的未来,又担忧着过往会成为未来记忆中仅存的绚烂烟火。寒蝉凄切,作为韩国第二大企业,现代汽车集团或许已经不可避免地走到了“换帅”的边缘,不可避免地要接受“严冬与盛夏”的双重挑战。

后继之君?

二十年前,现代汽车完成了历史上的第一次“交棒”。现任会长郑梦九继承了其父郑周永“拼命三郎”的精神, 在现代、起亚兵合一处之后,通过郑梦九和整个集团的努力,将现代汽车集团打造成为当前世界第五大汽车制造商。

现代员工曾经自豪地说到:“世界了解韩国,是从了解现代开始。”此言不虚,以时尚、潮流驰名海外的韩国本不是汽车工业的“桃花源”,因此从韩国走出来的现代,能在豪强林立的全球汽车工业中占领一席之地,本身就十分具有传奇色彩。

毋庸讳言,成立50年来,现代汽车战绩彪炳,销售已经遍及190个国家和地区。在势不可挡的2016年,现代汽车集团全球销量排行第四,傲视群雄,风光无限。

然而,在能源转型的时代之交,2017年,现代汽车“黑马之路”却遭遇了最大的滑铁卢,不仅全球销量下滑严重,而且其中最为倚仗的北美市场崩盘,这直接让现代汽车面临着生死存亡的巨大考验。

▲韩国现代起亚汽车集团会长 郑梦九

这其中,有现代汽车对于SUV市场的误判,也有集团本身无法解决的问题。郑梦九心知肚明,此时的现代深深束缚在美韩贸易的敏感关系中身不由己,有心更进一步却无力回天。

败军之际,郑梦九度过了80岁的生日。但已入耄耋之年的他毕竟已无法像20年前那样踌躇满志,不可逆转的年龄为现代的不得志渲染了更加悲壮的情绪。此时的郑梦九依然对父子两辈人打下的江山充满着责任感,但“光阴的故事”让本就压力重重的他更加身心俱疲。

也许,所有人都已经感觉到,是时候开启“接班人计划”了。

▲现代汽车集团副董事长 郑义宣

9月14日,现代汽车集团宣布任命现年47岁的郑义宣(Euisun Chung)为集团副董事长,协助其父郑梦九,监督整个集团的运营。而近年来,郑义宣已经成为了代替80岁父亲参加政府与商界领袖会议的主要人选。

现代在声明中表示:“汽车业正经历重大变革之际,这一任命也是一种措施,可以“提高未来竞争力、确保未来增长动力”。显而易见,在常人眼中,现代汽车的“储君”之位,似乎是有了合适的人选。

而在接任集团副董事长之前,他也曾领导现代努力开发指向未来市场的汽车,包括自动驾驶汽车和车联网技术,以及现代新兴的高端品牌捷恩斯(Genesis),是现代汽车向智能化转型的关键人物。可以说,这一任命并不令人感到意外。

郑义宣和整个集团面临的一大挑战,是如何整合家族在集团中的股权。今年5月,现代汽车集团曾搁置了一项股权重组计划,这项计划本可以收紧郑氏家族对现代汽车的控制,为郑义宣的接班铺平道路,但这一计划遭到了美国对冲基金Elliott Management的反对。

针对这一反对,荷兰APG资产管理公司认为是一个好举措,这可以提高现代集团管理和决策制定的透明度。

韩国国内目前也在呼吁韩国家族企业财团能够发起改革,能够实现管理和运营的透明化,但这就意味着郑义宣的前路并不平坦,以及其他“野心家”的虎视眈眈。显然,这是郑梦九不愿意看到的。

心愿未了

郑梦九与父亲一样,本就是个不折不扣的“野心家”。

就在2016年现代汽车集团销量跻身全球第四之际,郑梦九就曾表态,要在退休之前将现代汽车带到全球前三的位置。但不料想在集团上下战斗力“满格”时,天时地利人和却意外地离他而去,全球第五的位置不好不坏,只是与他的“终极目标”依旧相去甚远。

郑梦九的“争三梦”情缘未尽,心愿未了,“并购计划”又成了他心中的另一个心结。

众所周知,前一段时间中,现代与FCA之间的绯闻曾经满城风雨。虽然当事双方纷纷在第一时间否认了二者之间的并购传闻,但反反复复的“拉锯战”已经证明了现代对于FCA这一巨头的收购并非全无兴趣。

马尔乔内的猝然离世,打乱了所有计划,这也令FCA这个原本的绯闻制造机不得不重新定义自己的方向,“被收购”无限期搁置,现代借助FCA旗下SUV、皮卡业务板块重擎美国市场的美梦也不知要到何时才能变为现实。

不过眼下,最有可能实现他心愿的人,依旧无外乎郑义宣。

郑义宣的担子并不轻松,除了抢夺北美等关键市场中失守的阵地,将全球销量从谷底挽救回来以外,还要在智能网联、无人驾驶以及能源转型方面继续开展工作,方能有机会在继承“家业”的同时,继续完成80岁老父未遂的心愿。

前景难料

虽然身经百战,但郑义宣毕竟缺少了郑梦九的老练。47岁的他是否有实力从父亲手中接过现代汽车的旗帜?

不可否认,年轻的郑义宣曾率领现代汽车、起亚汽车南征北战,在现代汽车集团的成长史中功勋卓著。不过在他最为看重的自动驾驶和车联网层面,现代汽车即便是苦心钻研,但依旧没有达到人们预期中的高度。至少在全球车企争先恐后展示成果之时,现代依然是保持“静默”状态。

至于高端品牌捷恩斯(Genesis),也始终保持着不温不火的状态,不仅在中国市场几无存在感,甚至在最为青睐豪华品牌的北美市场,依旧是“路人甲”一般的存在。这使得郑义宣似乎一直生活在郑梦九的荫蔽之下,甚至直到升任为集团副董事长,他的名字才被更多人所认知。

更为糟糕的是,与郑梦九“接棒”时不同,当前的现代汽车集团已然是四面楚歌。集团利润不断下滑,股东对集团改善经营状态的呼声日益高涨,美韩之间紧张的贸易关系,这些都是现代汽车未来“掌舵者”绕不过去的漩涡。郑义宣在这时被任命,是现代集团面对挑战做出的回应。

可以说,摆在郑梦九和郑义宣面前的,依然是无限种可能。

故步自封总要收到惩罚,而年轻却更要付出代价。谁也无法预知未来,更不知现代的“深秋”还将持续多久。